川上一止

盾铁心头白月光.

【10:00/盾铁】喂,你bra是不是开了

本作品为2020美队庆生活动第10棒

上一棒 @conan_dxf七 

下一棒 @玖枭—鸽子精 


*双性转

*是一篇清水!!

我哭了,真的。

别搞我求求了

欺负


昏黄的灯光洒在他眼尾艳红一处,平白无故添上了点神圣的光环。眼眶里充斥着摇摇欲坠的生理泪水,湿漉漉的眼睛总在这时候满溢着委屈,好像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他紧咬着下唇,颤抖着睫毛垂下眸。

 

"......你轻点。"

 

上位者轻笑了一声,动作却是愈发的放肆。





挑战lof底线。

【何尚】你康康我吧

chapter4

*521快乐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借我纵容的悲怆和痛喊。

 

何九华被手机提示音弄醒了,他抬起梦中尚九熙亲吻过的手指,点了点下唇,那里好像还带着尚九熙嘴唇炽热的温度。

 

出神了一会儿,何九华才低头看手机,锁屏上明晃晃显示着。

 

9xiiiii: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何九华捂着怦怦乱跳的心脏,按捺颤抖的指尖解开了锁,点开尚九熙的对话框,又看了一遍白色框中的两行字。

 

我该说点什么。何九华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加上尚九熙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他不知道该给尚九熙发点什么。

 

何九华憋了一口气,在屏幕上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

 

何九华:我想跟您认识一下。

 

发过去之后何九华就后悔了,丢掉手机捂着脸,艹啊,他说了什么啊,会被当成变态吧。

 

果然,尚九熙沉默了,手机半响都没有回应。

 

长长了叹了一口气,何九华仰着头坐在沙发上,怎么跟刚开始谈恋爱的小孩似的。正当何九华觉得尚九熙不可能在回复的时候,手机响了。

 

9xiiiii:好呀,咱们俩在一个城市啊,有时间可以出来见面。

 

何九华盯着这几个字儿看了许久,嘴角不自主地扩大弧度。哎嘿嘿,九熙啊,九熙太可爱了。

 

抱着手机在沙发上滚了一圈,三旬老汉正经坐了起来,思考了一分钟。

 

何九华:我我我叫何九华,从饼哥和四哥那儿听说的您,以后希望有机会可以一起合作!

 

尚九熙的回复很快就过来了。

 

9xiiiii:好的!

 

何九华压住嘴角的笑意,没有记忆的小朋友太可爱了。正开心尚九熙的回应,何九华被弹出来的消息窗口夺去了注意力。

 

yuannn喜欢了你的文章。

 

嗯?何九华皱起眉,这是.....?

 

看着那个有点眼熟的绿色图标。

 

原来是你啊。

 

何九华挑眉,吹了一下刘海,点进软件,被右下角的999+吸引,嚯,这个世界的何九华真是……有点可爱。

 

何九华觉得这么说自己有点怪异。

 

这个何九华写的是同人,谁的同人,何九华言情小说里两个男配的同人。

 

你说巧不巧,这个俩男配的原型是曹鹤阳和朱云峰。

 

自由摄影师×书店老板。

 

啧啧啧,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饼哥四哥知不知道好哥儿们磕他们cp的事情。

 

何九华翻了翻合集,里边的甜饼都是依照现实写的,现实里的甜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九华的这个小号还有一个绑定的画手,关系还挺好,何九华朋友圈里也有这个人的微信,不过这个人一般只放自己的短漫和图片,何九华从来没有看见过关于他生活的东西。

 

撇了撇嘴,何九华滑进画手的主页,这个画手叫BRICK.

 

砖头?要拍死谁?何九华会心一笑。

 

画手的画风很细腻,何九华看了一幅图之后如是评价。

 

很熟悉的感觉。何九华摸着脑袋想,然后转念一想,画的是饼哥和四哥,怎么能不熟悉。

 

他收到了四哥的消息。

 

四哥:大华,出来吃饭吗?

 

何九华思索了一会儿,反正在家没有事情,在键盘上敲了敲,回了一个字。

 

何九华:去

 

何九华是想过和尚九熙见面,但他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

 

进到四哥家门里时,屋里头的火锅味直往何九华鼻子里钻。烧饼撸着袖子招呼他进屋,何九华换了鞋,慢悠悠晃着身子向餐厅走去,满屋的炊烟味轻柔地覆在何九华身上,扫去从外边沾染上的暑气。

 

"你说你们两口子吃饭非得带上我一孤家寡人。"何九华侧着头,眼含无奈地朝烧饼抱怨。

 

"得了吧你,那还不是巴巴跑来了?"烧饼一招手,做了个格外嫌弃的表情。"再说,还有别人呢"

 

何九华略带疑惑的鼻音还没哼出来,转头就看见坐在曹鹤阳对面的人。

 

他承认,他愣了。

 

火锅白雾遮挡不住熟悉的眉眼,鼻下柔软的嘴唇,每次害羞都会变得通红的招风耳。

 

是……尚九熙。何九华告诉自己

 

是的,是尚九熙。

 

日思夜想的人,尚九熙。

 

瞧见何九华楞在原地,烧饼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看人长得好看看愣了。"何九华回过神来,勉强撑着吊儿郎当的声音笑着打趣道,"人长得是好看啊。"

 

谁也不知道皮肉下的鲜血汹涌地奔向身体各处,疯狂地叫嚣着思念,何九华压不住身体里乱窜的欲望,想要拥抱尚九熙,想亲吻他的侧颈的欲望。

 

"你俩快坐下吃饭吧。"曹鹤阳夹着筷子招呼他们,"这肉都熟了。"

 

烧饼自然而然的坐到曹鹤阳身边,娴熟地夹了一筷子的羊肉到曹鹤阳碗里。何九华见此,压住心里的雀跃,矜持地坐在尚九熙旁边。

 

"这是?"何九华拿起筷子,装作无意地问道,顺手给自己夹了一块胡萝卜。

 

曹鹤阳咽下一口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哦,你俩还不认识呢吧,大华,这就是九熙。"然后又对着尚九熙介绍道,"九熙啊,他叫何九华。"

 

尚九熙有点惊讶地看了何九华一眼,然后礼貌性地说,"你好,我是尚九熙。"

 

"嗯,何九华。"不愧是我,高贵冷艳。

 

"那个,今下午就是我加的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哈。"何九华找补了一下,自然地夹了一块甜不辣给尚九熙。

 

瞬间三道视线冲他扫过来,何九华倒是不在意地抬头观看了四周。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来来来九熙多吃点。"曹鹤阳第一个反应过来,也给尚九熙夹了块儿藕片。何九华和曹鹤阳对上眼,他不想懂得曹鹤阳眼里的信息,有点得意又骄傲的小表情:不错啊九华,这么快就上手了。

 

我,只是遵从本能。何九华想狡辩,最后张了张嘴,没说什么,低下头认真地和碗中的虾滑战斗。从而,错过了身边带着探究的眼神。

 

尚九熙对眼前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感到熟悉,不是面容,而是他说话的语气。尚九熙咬了一小口藕片,又看了何九华一眼。

 

是谁呢?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啊?"尚九熙打破他与何九华之间的沉默,咬着筷子问道。

 

何九华转过头,认真地盯着尚九熙的眼睛,没说话。尚九熙和何九华对视的那一刻,心跳漏了一拍。

 

"哦,我是个写小说的。"何九华看着尚九熙四处瞟的眼珠,略微勾了勾嘴角,轻笑道。

 

烧饼见缝插针地插了一句,"九熙你不是还挺喜欢那个什么礼仪……漫讲?"烧饼眨着眼睛想了想,"应该是这个吧……"

 

曹鹤阳笑着拍了拍烧饼的胳膊,"爷们儿,不知道别乱说,人家那叫礼仪漫谈。"嘴角弯起的弧度都能挂瓶酱油了。

 

何九华听见这名儿,眼皮一跳,下意识向尚九熙看过去,看见尚九熙一副惊讶的样子,又撇过头,心里暗暗嘀咕,什么倒霉名字。

 

"哟。"尚九熙声音略微颤抖,"是您啊,我可是您的忠实读者。"

 

何九华听见这话低下头,"是吗?"

 

"其实我想问,那个,何老师,额......."尚九熙有些纠结道。何九华靠在椅子上,歪头看向尚九熙,"你是想问饼哥四哥是不是那两个人的原型吧。"

 

尚九熙瞅了饼四一眼,人两口子自己吃的愉快着呢,眼神都没给他俩一个。

 

大概是知道这件事,尚九熙想。

 

尚九熙用食指指尖挠了挠鬓角,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都这么问了,还没点把握啊。"何九华突然凑近,尚九熙低眼就能看见何九华藏着狡黠的眸子,他不自然地后仰了一下。

 

"额,嗯,认识饼哥四哥后觉得两位和文里的两位太像了。"尚九熙笑了笑。

 

"当时还想怎么有这么巧的事呢。"

 

"九熙啊你可长点心吧,大华写的我也看了,我们俩总共出场没几次,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小姑娘天天在评论区嚎是真的。"

 

视线一直没从尚九熙身上离开的何九华当然没错过尚九熙那一瞬间不自然的神色。何九华摸着下巴,略微思索了一下,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想,不会这么巧吧。

 

何九华又想了想,没忍住笑了出来,怪不得熟悉,感情是你啊。

 

还真有缘。

 

"四哥你俩是没出场几次,但盖不住恩爱啊哈哈哈,再说你们大部分活跃在对话里啊。"尚九熙跟曹鹤阳碰了一杯,喝了一口啤酒。

 

"大华,你是不是得给我和小四出场费。"何九华看烧饼的手覆在曹鹤阳手上,翻了个白眼,"饼哥,你和四哥天天喂人狗粮,还不许人发泄了?"

 

一旁的尚九熙感同身受地用力点了点头。

 

"咳,怎么,羡慕啊,自个儿找个去啊。"烧饼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正和肥牛作斗争的尚九熙。

 

何九华看着老两口欣慰又诡异的目光,"来日方长嘛。"

 

吃饱喝足后,何九华摸了摸肚子,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桌子,感叹了一句,来饼哥家蹭饭就是值当。

 

"哥,你们慢慢收拾啊。"何九华幸灾乐祸地调笑。

 

"去,小兔崽子。"烧饼撵着何九华走,回头摸了摸曹鹤阳粉红色的脸,在他脸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何九华见怪不怪地站在桌子前边,"那饼哥,我俩走了。"见烧饼嫌弃地招了招手,何九华拉着尚九熙对饼四说了掰掰。

 

"哥,下次吃烤肉吧。"

 

"滚远点。"

 

和尚九熙出了屋门后,何九华摸了摸发烫的脸,"九熙,你怎么来的?"

 

尚九熙喝完酒就很乖,语速都会慢很多,眼睛里水润润的,每次何九华都嘲笑他像个小姑娘唧唧赖赖的。

 

"我打车来的。"尚九熙垂着头,乖乖地开口,"哥你怎么来的。"

 

"我也是。"何九华按上电梯按钮,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楼层一层一层的增长,像他的心脏跳动的一下比一下沉重。

 

或许是喝酒喝多了,何九华告诉自己。

 

不是这样,是因为,旁边的人站的是尚九熙。

 

叮一声响的同时,电梯门开了,何九华示意尚九熙先进,尚九熙看了何九华一眼,迈腿进去了。

 

"九熙啊。"何九华按下一楼的电梯按钮,抬头看电梯右侧上方的一方小屏幕。"我是不是见过你。"

 

他有意说这句话。

 

尚九熙抬起头,笑得眉眼弯弯的,"这位哥哥,我曾见过的。"

 

"嚯,合着您是尚宝玉啊。"

 

"那您就是何妹妹了?"

 

"去你的吧。"何九华在另一个世界,封闭狭窄的电梯里说出这句他重复过无数遍的话。

 

走出单元门,夜晚的风相对早上来说清凉了不少,吹在身上凉丝丝的感觉让吃完火锅感觉身上冒着热气的何九华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呼吸。

 

转角处路口的路灯尽职尽责地亮着冷白色,何九华望着那盏路灯,忽然开口问尚九熙,"尚九熙,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对你的喜欢不是一见钟情,是处心积虑的爱。

 

艺术生的浪漫让尚九熙不得不信,油彩里每一种温暖亮眼的颜色都时时刻刻影响着他。

 

尚九熙顺着何九华的视线向路的尽头看去,片刻后,他回答,"我相信。"

 

【九亭】一路走来的这些日子啊

*全文1.8k+,第三视角回忆。

*520快乐。



我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双手撑着横在面前的木杆,歪着头看着台上的两个人。

 

我最喜欢他们两个了,或许是因为我第一次醒过来就是他们在台上演出的缘故。

 

湖广的灯光一向很好,看着下边的一对相声演员,我不由得想到了那次带我爹娘走的两个叔叔。也是一黑一白,不过他们颜色的区分是靠衣服。

 

底下的两个人是靠肤色。

 

哦,你问我是谁。

 

我是湖广会馆的一只小鬼,死的时候不过七八岁,那年我爹娘带我来圆子听戏,没成想起了火,园子里的人都没逃出去,我那时候太小了,烧死的时候被爹娘护在怀里。以至于我死的慢一点,黑白无常两位老师来的时候我还没死透,魂儿还有一半在身体里,眼看着他们牵了我爹娘和其他几个看官走了。

 

我死的时候挺惨,身子都被烧没了,变成鬼之后睡了好久,每次也就断断续续的醒一会儿,揉着眼看这里的变化。活了近百年,见过不少戏子。

 

我是被一阵歌声吵醒的。

 

那个人的嗓子清亮,奶娃娃似的声音,我从横梁上飘了下来,不小心碰到了幕布,那东西就很给面子地动了一下,吓得底下的观众一阵尖叫。

 

唱歌的那个小孩被吓的破音了。

 

他长的很黑,留着一头鸟窝似的头发,套了一身黑色的大褂,很瘦,身形很好,眼睛黑亮黑亮的,我看向他的眼睛时,里面正闪着惊慌失措的神情,我觉得他很有意思,他身上有着熟悉的味道。

 

稚嫩的,紧张的,自卑的,敏感的。

 

台下的观众听着他破音,满堂的倒彩。

 

他身边有一个正好形成反衬的男孩,这个男孩的皮肤白的反着光,眼睛旁边有一颗小痣,对比他身边的人,他显得很胖,脸上的肉也很多。

 

他身上的味道和身边的人很相似。

 

稚嫩,紧张。

 

面对这种情况,两个小孩有些不知所措,最终也没说什么,等着观众的声音下去,站在桌子外面的小孩才尴尬的笑了笑,继续了。

 

底下的观众窃窃私语,或许是在讨论刚才幕布的动静,或许是在想台上两个人的表演。

 

一场演出下来,我没有在睡过去,我知道,或许不用再睡了。

 

他们的表演很稚嫩,风格尚未定型。

 

或许才上台不久,我想。比起从前在台上演出的人差了好远呢。

 

我跟着他俩去了后台。

 

刘筱亭看上去不太开心,他那时候总没有精气神,看上去有些拘谨,不放松,台下也是如此。

 

张九泰解开大褂的扣子,垂着眼看刘筱亭,他说,“没事的二哥,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呢。”他脱下大褂,露出其中白色的T恤,我凑近看着他的眼睛,说实话他的眼睛好看的紧,琥珀色的眸子中似乎含着严冬后化开冰块淌出的河水,漾着春日里温暖的柔软。

 

刘筱亭点点头,咧开嘴笑了笑。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足够我了解他们了。我知道刘筱亭是岳云鹏的大徒弟,张九泰是郭德纲九字科的徒弟。他们隶属德云二队。

 

被观众戏称为:一直在垮掉的逗哏,永远圆不回来的捧哏。

 

我看了他们很多年,他们那年去了七队。

 

他们变了很多,18年刘筱亭请了长假。

 

张九泰被迫变成七队共享捧哏,他在进步,我看出来了,他是块好苗子,是块璞玉。老北京人的生活经验,他的脑子转的很快,嘴碎,被压抑的天赋逐一的在台上显了出来。

 

我看着他慢慢瘦下来了,头发也变得五颜六色,紫色蓝色黄色,又变回了黑色。

 

那时候他挺瘦的,身材匀称,头发总抓得漂漂亮亮的,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得很。

 

我本以为二哥回来之后会不适应张九泰的变化,我没想到,这段长假他似乎开了光。嘴里因为这个长假的缘故有些不清楚,可跟张九泰再次站上舞台,除了有些生疏之后,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真正意义上开始步入正轨。

 

19年,他们越来越火了。

 

他们的观众逐渐多了起来,我也替他们开心。

 

有次刘筱亭在台上说,他觉得他耽误了张九泰,这么些年,没让他指着自己吃上饭。

 

那时候张九泰几乎是迅速地,说,没,我这不是吃的挺好的,都吃胖了。

 

我愣住了。

 

我见过他们在后台时的努力,他们会在上场前一遍又一遍的对本子;我见过刘筱亭的泪水,见过他学新小曲儿时的专注认真;我见过张九泰的低落,见过他对本子时的焦躁不安;见过他们互相对视的样子,互相抹去泪水的样子,见过他们眼中盛满泪水,对彼此说,没事,我在的样子。

 

我也见过张九泰牵过刘筱亭手的样子,那时候他很紧张,只是垂着头轻轻地圈着刘筱亭的手指。他们曾在湖广灯光通明的时候相拥亲吻。

 

他们是搭档,是爱人。

 

他们陪着彼此走过了籍籍无名的日子。

 

看着面前的两对黑白无常,我笑了,我该走了,可是有点舍不得。

 

最终跟两位大爷商量了一下,我坐在横梁上,听完了我这一辈子最后一场相声。

 

张九泰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深情,他眼角的小痣一如从前,那种如同春风拂过江南岸的温柔,从来只对着刘筱亭有过。

 

表演到这儿,刘筱亭抬起手,搭在张九泰的手掌上,手指摩挲着张九泰白皙的指尖。

 

这跟多年前的景象重叠起来。

 

我弯起嘴角,从横梁上跳下来,和当年一样,幕布动了一下,台下的观众也如当年尖叫。

 

不过这次,台上的演员没有垮。

 

END


九亭未来可期。

【九亭】最高死刑

🚄它来了它来了

全文5k+,看前文点这里,三年以上 

是三年以上的后续

在开学之前赶出来了

别在小号三连呀~

☀️ 瓜子饮料矿泉水了~看得开心记得在这里三连嗷


我被链接搞疯了,算了,打开的就打开,不补了,就这样吧

@三点血 

收到啦,砖头本名副其实~

排版真的绝美。

书签小卡和徽章我都好爱!!!

表白老师!!!

在搞了在搞了

关于三年以上的后续,👀

就是他👉三年以上 

我的确是有脑洞,或许会有个连载?

我是随心主义者,秉承脑过即爽过的原则。

👀👀你们有没有想康的剧情啥的~

【九亭】你是不是哭了

🚄🚄🚄

戏精哭包🥔在线撩陪🥔做戏🍗




抽抽搭搭的哽咽在略微空荡的厕所里格外突兀,刘筱亭抬手擦去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滚下来的泪水。意识到自己的抽泣着实明显,他伸手按下了抽水泵,一阵强烈的抽水声将小声的抽泣掩盖过去。

 

收拾好情绪,刘筱亭低着头拉开门,刚迈出一小步就撞上了人。

 

“你刚才是哭了?”恶意挑起的尾音渗出浓烈的嘲弄,这个声音他不能再熟悉了。刘筱亭向后退了几步,闭了闭眼,脸色刷的白了。怎么会碰见他,不是已经上课了吗?完了,都完了。

 

心沉了下去,他清了清嗓子,故作冷静地开口:“滚开,你要是吃饱了就去找点事做。”刚哭过的嗓子哑得柔软,提不起半点气势。

 

说完他低着头想绕过面前那人走出去,没成想他刚迈一步,堵在门前的少年也跟着移动了一步,几次之后,刘筱亭猛地抬头,瞪着眼前比他高出半头的少年,那人眉眼中无意识地散发着漫不经心,他的眼尾微微下垂,明明是最温柔无辜的眼型,但每次刘筱亭对上那双眸子的时候,里面满满的嘲讽讥笑像自西伯利亚南下的冷风一样干燥又冷,能浇灭一腔热忱。

 

“张九泰你到底想干什么。”从前受的讥讽冷落一次次在脑海里重启播放,积攒的委屈在心尖上狂跳,上唇下的地方酸涩的要命,舌尖卷走酸意,豆大的泪水在眼眶内摇摇欲坠,一个眨眼,侧脸边一道泪痕滑过。

 

微凉的指尖拭去下巴上的泪珠,刘筱亭愣了愣,抬眸愣神地盯着眼前的少年,他们紧挨着侧窗,未关紧的窗子吹进些许细风,张九泰额前细碎的刘海被吹起一个弧度。

 

回过神来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你什么意思。”

 

张九泰捻了捻指尖湿润的地方,嘴角挑起一抹笑容,“刘筱亭……”他轻声地念着这个名字。向前走了几步,把刘筱亭逼进了那个狭小的空间,背过手锁上了门。

 

刘筱亭皱着眉,红通通的眼睛极惹人怜爱,嗓子还带着哭过后的软糯感,“你干什么,出去。”他心里升起一股恐惧感,张九泰漆黑的瞳仁清晰映着他的影子,刘筱亭吞了口口水。

 

“你跟我做一次,他们就不会再找你了。”被光照着的少年好看的紧,他的嗓音洇着鼻音,话里总是一股老北京的腔调。




 🛀🏻 看得记得三连呀~